中国书铺网 > 带着萌宠去修仙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领导有领导的难处

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领导有领导的难处

    我们在房间里突然出现的时候,女孩的奶奶正带着她妈妈在书房里打扫卫生。看到我们突然出现她们有点惊愕,随手按了一下旁边的一个按钮,不多会儿一排带枪的士兵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连个佣人都没有,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做,也真够累的了。”菜饼无视周围的士兵,打量着女孩的奶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怎么进到我们家的?”女孩的奶奶色厉词严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玉洁的师傅,我这次是过来找他爷爷商量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菜饼不想为难一个老太太,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女孩的奶奶将信将疑,女孩的妈妈态度坚决的说我们是一群骗子,坚持要把我们抓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女孩玉洁带着她爸爸和爷爷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玉洁的爸爸没见过菜饼,可他爷爷跟菜饼打过很多次交道了,同来的几个隐门的精英也见过不少。

    “蔡大师你们过来了!”玉洁的爷爷惊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玉洁!你今天怎么回来了?”玉洁的奶奶看到自己的孙女就忘记了我们。带着灿烂的笑容想伸手拉玉洁,可又顾忌手上的污渍。

    “师傅通知我说要来我们家,我就提前回来了。”玉洁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间通知的她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上海出发之前通知的她,没想到她回来的这么慢。”菜饼沉声说道,对玉洁的怠慢有点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看着菜饼一脸面色不愉的样子,玉洁的老爸声音洪亮的解释道:“蔡大师,玉洁接到你的通知,就带着我们紧赶慢赶往回走了,我们在渤海附近执行任务,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赶过来了,车轮子都跑掉了一个,你不要怪我们怠慢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对着菜饼敬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军人,虽然身上穿了一件便装,但身上的军人气势却丝毫未减半分。

    玉洁的爷爷沉静的笑了笑,没做任何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谈正事要紧!”他看着菜饼说道。

    菜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玉洁,带着你奶奶和你妈妈出去忙吧,我们现在要谈点事。”玉洁的爷爷非常不客气的撵人了。

    玉洁想留下来,看了一眼菜饼,菜饼没吭声,虽然她是准儿媳妇,但他还是不想让她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玉洁带着人出去了。

    霎时间书房安静下来,所有人一时都不知道该从何谈起好。

    玉洁的爷爷开口了,毕竟是一方大佬,说出的话,考虑的问题站在的角度不同,说出来的话也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过来是帮我们解决海水和空气核污染的,对此我和国家高层领导人都讨论过,但都没找到合适的方法,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打算的,准备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的起因经过我也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,我现在没有任何的计划,我们过来是想配合你们的行动的。”

    菜饼也不傻,没把事情大包大揽过来。

    玉洁的爷爷沉吟了一下后说道:“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,我要去找人商量一下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玉洁帮我们这群人找了个宾馆安置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貌似我们来的有点突然了。”我说道

    “不突然,现在情况比我想的要严重的多,再晚点的话,会有大批的百姓受害。”菜饼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在宾馆里讨论这场核危机的时候,首都的某个秘密会议室里,国家一号领导和其他几位高层大佬面色凝重的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会议一开始,国家一号领导人先给大家放了一个小录像,一群变异的海洋生物和几个受到核辐射污染的人类。

    接着国家一号领导人开口说道:“这幅录像没有经过任何的修饰和夸张,这是这几天在我们近海处出现的海洋生物和人。是被巡检的海洋部队查到并拍摄下来的,这几个人也是我们中原人,是沿海的渔民。”

    国家一号领导人的话音刚落,背后的大屏幕上又出现了一大波的变异海洋生物,长相奇形怪状,甚是吓人!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大佬都盯着大屏幕上的变异海洋生物,面色非常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岛国已经打响了第一枪。我们现在除了迎战已经没有选择余地。”国家一号领导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主和派都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有点难办!”

    “确实难办,空气污染不同于真刀真枪的战争,你不知道敌人藏在哪里,怎么对抗?”

    “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,任由污染蔓延下去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临时研究治理污染的问题是不是有点晚了?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对于这场莫名的污染,想想就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都没有核泄漏的问题出现,就在岛国跟我们关系紧张的时候,突然就泄露了,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故意的行为?”

    “伤敌一八百,自损一千,要真是岛国自己做的,他们这招可真是个损招。”有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岛国危机一出现,我们国民人心慌慌,要尽快解决平息这件事,如果处理不当,很容易引起暴乱,让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趁机落井下石,国家不可乱,国家的根本不可动摇。”国家一号领导人一锤定音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海危机,新疆暴乱,昆仑火车站的恐怖袭击,再加上岛国的核空气入侵。

    此时的国家内忧外患,在座的所有人心里都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似乎有一张无形的大网,在慢慢的罩向中国。

    打仗并不可怕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,可战后的百姓苦啊,国家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恢复过来的经济就这么毁了,不甘心啊。

    国家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在这些大佬们的精心看护下慢慢长大,眼看着就要迈步前行之际,虱子,苍蝇都跳了出来想把他吓得裹步不前了,这也是各位大佬所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战争是我们手里最后一张王牌,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。”有人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高精尖的武器该研发还得研发,不能要上轿了绣衣还没有做。”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有的时候,不是我们自己想和平就能和平的,睡觉的时候也得睁着一只眼睛啊!”有人感叹道。